0755-2945-4917

抛售股票获利千亿,松下为何急着与特斯拉“划清界限”2021-06-28 08:07

将时间拨回到2009年,那时的特斯拉不过是另一家陷在部件产能泥潭中的初创企业,而它的掌门人埃隆·马斯克为了增强自身产能,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外援。巧的是,当时日本电池产业龙头松下(Panasonic)对汽车产业也非常感兴趣,于是双方一拍即合。在电池供货协议之外,松下还在特斯拉上市后对其多次注资,甚至是与其合资共建工厂。

数年来,松下为马斯克的超级造车计划提供了优质的电池,支撑着特斯拉一路登上全球市值第一大车企的宝座。但当人们认为这段关系会继续保持到下一个十年时,松下与特斯拉的关系却急转直下,双方在电池生产制造等问题上摩擦不断。

进入2021年后,松下的行动明显变的更激进了——它不仅公开表示“要摆脱特斯拉依赖”,还在不久前卖掉了特斯拉的所有股票。

与特斯拉“划清界限”

根据日经中文网6月25日的报道,松下已经在2021年3月底前卖掉了其持有的特斯拉全部股份,并从中获利颇丰。按照松下同期公布的2020财年现金流量表,其包括出售股份在内的资产出售收入高达4299亿日元,较上财年增加了3800亿日元。

2010年,松下曾以21.15美元/股的价格购进了140万股特斯拉股票,彼时特斯拉才刚刚上市。而在这几年里,特斯拉的股价翻了数十倍,并在2020年涨势达到顶峰。按照这样的涨幅来算,“资产出售收入”中的很大一部分可能都是松下卖特斯拉股票赚来的。

在松下忙着抛售特斯拉股票时,松下前CEO津贺一宏也正忙于准备卸任相关事宜。在转任董事长前,他发表了自己对于特斯拉的看法,认为松下必须增加其他品牌电动汽车电池的生产量,以此减少对特斯拉的依赖。而此前,他一直被认为是马斯克的“铁杆”支持者。

“……我们需要制造出便于其他汽车制造商使用的电池,但目前很难销售出去,除非有其他公司能够使用我们为特斯拉制造的特殊圆柱型电池。”津贺一宏如是说。

津贺一宏的发声并不令人意外,事实上,早在数年前松下就曾有过“寻找特斯拉替代者”的计划,这个计划旨在通过与丰田等车企建立合资企业,进而降低特斯拉对公司的影响。而在特斯拉上海工厂建成的那一年,松下也如愿以偿地与丰田搭上了桥。

如今松下抛售特斯拉股票,其意义比起向后者示威,更像是为这段“姻缘”画上一个句号——未来它仍会向特斯拉供货,但双方的亲密伙伴关系已经正式终结。

为何松下忙着撕掉特斯拉标签?

原本的好伙伴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?原因无他,只是松下和马斯克的相性实在不佳。

自2019年开始,松下与特斯拉就在电池生产的问题上互相指责。马斯克认为,松下的电池产能达不到超级工厂的标准,导致公司不得不限制Model 3生产;松下在财报中则表示“没有足够的产能来满足特斯拉不断扩张的业务”,“如果特斯拉继续扩大业务,电池将用光”。

彼时,特斯拉和松下已经在北美合资建立了内华达超级工厂,以满足前者怪物般的电池需求量,但另一方面,马斯克对电池质量和成本的要求也达到了新的高度。例如特斯拉的21700电池,其电池能量密度相较18650提高了20%,而成本却从180美元/Wh降到了170美元/Wh。

高质量电池的确推动了特斯拉在市场上的销量,却也让背后的松下感到不堪重负。2019年9月,津贺一宏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大倒苦水,称马斯克多次要求松下降低采购价格。“有一次我回应他,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们要考虑撤走超级工厂的全部松下员工及设备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也是津贺一宏首次表现出对特斯拉合作的后悔。“如果你问我是否后悔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,我会说,是的,当然。”津贺一宏回应道。

马斯克的性格固然令松下不满,但对它来说,更麻烦的事情在于盈利。

自第一辆Model 3走下生产线后,松下一直在应特斯拉的要求提高电池产能,但这也意味着其工厂会背负上高额亏损,这和松下一直以来的降本增效战略相悖——当年松下从2C走向2B,以及与特斯拉展开合作,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扭转当时7800亿日元的巨额亏损。产能被对方“拖着走”的情况下,再与特斯拉深度绑定对于松下而言并没有好处。

弱化特斯拉影响力后,松下又将何去何从?

然而,松下暂时还离不开特斯拉这个大客户,这一点从它的财报中就能看出来。

根据松下今年3月公布的2020财年(2020年4月-2021年3月)财报显示,公司的电池事业部销售额较2019财年下降了10%,为13394亿日元;但该事业部的营业利润却较上一年度扭亏为盈,由2019财年的亏损466亿日元转为盈利109亿日元。

对于电池业务成功扭亏,松下CFO梅田博和认为,车载设备的不断进步是一方面,但更重要的还是特斯拉关联业务的盈利。他还表示,松下电池事业部在2021财年的净利润将会达到500亿日元,因为车载电池等设备的销售额仍有望提高。

时至今日,松下依旧在为特斯拉供应电池,并且计划参与到它新一代电池的生产制造中。今年6月24日,松下新任总裁兼CEO楠见雄规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公司将增加大量投资,为特斯拉和其他电动汽车制造商生产新款的4680锂离子电池。

“与特斯拉等电动汽车制造商建立良好关系,并在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占据一席之地,这对于公司而言至关重要。”楠见雄规如是说道。

然而,特斯拉似乎已经放弃早年间对松下的幻想。当年上海超级工厂落成时马斯克就曾强调,国产特斯拉将使用包括LG化学在内的几家公司提供的电芯,而不仅仅是松下一家。此外,国内电池巨头宁德时代也成功在去年下半年打入特斯拉供应链,并依托本土优势迅速发展。按照中国储能网信息,宁德时代对特斯拉的供货量已经远远超过LG化学和松下。

另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问题——根据Techno Systems Research的研报显示,2020年全球车载锂离子电池市场中,宁德时代占据了26.0%的份额,成为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;LG化学居第二位,所占份额23.3%;而曾经的霸主松下,其市占率已经跌至18.1%。

作为一家“百年老店”,松下不想被打上特斯拉烙印,想撕掉这张标签也无可厚非。但在与特斯拉的蜜月期结束后,松下真的能找到代替特斯拉的好伙伴吗?就算找到了这样一个伙伴,松下又能在电池供应商的道路上走多远呢?

目前,各类传统车企转向新能源的力度和速度仍然存疑,松下的另一位盟友丰田,甚至因为掌门人丰田章男屡屡炮轰电动车产业,而被业内人士称作“汽车业诺基亚”;与此同时,一些自称掌握核心技术的汽车厂商甚至开始盘算自建电池工厂,比如大众。

在这个充斥着变革的年代里,松下想靠着供应商身份继续坐收渔翁之利可谓难上加难。如何构建更为强大的企业竞争力,是它在下一个十年里需要好好思索的问题。



声明: 本网站所发布文章,均来自于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(QQ:2881247214)